封尘山海录第七章伏羲上卷

2020-01-26 12:47:40 来源: 宁波信息港

封尘山海录 第七章 伏羲上卷

公孙掣与虞曼殊拴好马匹将包裹行囊递给女娲族侍从后,两人踱步渐渐远离人群,走至四下无人的地方虞曼殊开口说道:“你选择这次随我们一同返回苍梧有些事情就应当原原本本都告知于你了。”

女娲一族世代隐居苍梧山中的苍梧巨树之内不问世事,两千年前女娲灵巫携《伏羲注》遁逃,上卷被寻回,下卷流入大荒终收入云合城,至此之后女娲真人命灵巫修筑苍梧之门建立结界切断与外界来往。

苍梧女娲族与北海之外的盘古族可谓当世神秘与古老的氏族,很少与大荒中人来往,而当年天帝昊天意外穿过结界进入苍梧树内,与女娲族有过一段奇遇经历。

七年前,有人手持天帝信物前来苍梧,说有要是相见,事关整个山海大荒生死存亡,十三代女娲真人开启结界,打开大门结果却引来了女娲族灭顶之灾。

十三代女娲真人将《伏羲注》上卷交给虞曼殊将其任为下一代女娲真人,遣死士将她护送出苍梧树外,以自己作为人柱重新开启了苍梧之门的结界,将众人锁死在苍梧树内。

‘又是七年前?这七年前大荒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此事是否也与当年自己的祸事有关’公孙掣听的入神心下想到。

苍梧之门的结界封印为五行结界属于结界术中的至高境界,公孙掣对五行颇有见解,虞曼殊将上卷《伏羲注》交于公孙掣研习,希望能助她重新打开苍梧。

听到这里公孙掣眉眼顿开接过一个厚厚的羊皮书卷,翻开看到里面净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大惊道:“原来如此,难怪在云合城看的《伏羲注》如此晦涩,原来还有上卷的存在,你放心我定当好生研究,倾力助你。”

虞曼殊点点头眼中充满了感激之情,左手轻轻将面纱摘下,只见她秀脸如水,双眉修长,白皙的面容上两颊带着星点红晕,比温润的美玉还要洁白晶莹,两边耳垂处各挂着一条黝黑蜷缩的小蛇,烟波如水的对公孙掣说道:“此行怕是不易,昨日的事情说明已有人盯上了你。”

“对了刚从林中出来,你们就变得异常警觉是发现了什么吗?”

“幼时我见过灵巫们施展神交术,可将自己的神识灌入活物之中,看到活物的视界,战时用于查探工作,在林中你激怒信儿,信儿一掌打在树上惊的鸟兽四散,却无心插柳的惊动了一只烈血蝠,烈血蝠极喜湿寒,绝不可能出现今日路过的林中,此蝠飞行速度极快且体型较小,是侦查的不二佳选,定是有人已在监视我们了。”

公孙掣一边津津有味听虞曼殊讲着,一边翻看着手中的上卷书籍“神交术,听起来好生有趣,这上卷中诸多解释作为下卷的基石,好多谜团迎刃而解,实在是有趣。”

“你怎么一点不上心,还有趣呢,现在我们对手都不知究竟何人,要是死在荒山野岭了你就等着哀哀自怜吧。”

“怕什么,不是有你保护我么,虽然那天败给白帝,但是你与白帝几乎不相上下,想要我的命也不是易事啊。”

公孙掣眼神没有一刻离开过书卷连连叫绝,早已深陷书中的奥秘不能自拔,敷衍的回答着虞曼殊的话。

虞曼殊听到公孙掣夸赞自己与白帝不相上下,“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我的灵力较白帝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呢。”

公孙掣这时才收起手中书卷望向虞曼殊:“那天你们二人过招我亲眼看见还能有假?难道是因为那个斗转星移的空间?”

“聪慧!就是那个空间的缘故,那扇金门也是结界只有女娲咒可以打开,结界是我所开,因此进入这个空间的人灵气若是高于我会被压制,极限也只能与我并齐,因此我才能与白帝交手数十招。”

“难怪,那你与白帝比起来相差几何?”

“恐怕是繁星对皓月,寒鸦对离朱,这几年我行走大荒了解到,大荒中人将修灵划为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终、太仙、太神七个层级,每个层级中又分下中上三阶,听闻五方人帝当属大荒翘楚,此五人已至太素层级,而我只怕多算是太始层。”

公孙掣听到头昏脑涨摆着手指头终念着:“易、初、始、素、终、仙、神,太素、太始……细细理下,嗯……大概明白吧,你二人相差一个层级实力悬殊这么大吗?‘无良心’的灵力如何?”

“修灵层级越高越难以提升,好比一杯茶水,倒满了自然难以再往内注入更多,作为灵力载体的我们承载的灵力越多就越难以再吸纳更多的灵气,信儿的灵力应当是太初中阶。”

公孙掣边听虞曼殊的解释边走马观花的翻着上卷,书卷的一页画着一副大荒地图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标注着重要的城邦、上川、江河,公孙掣如获至宝般的在地图上用手丈量着。

“我还当这个‘无良心’有多厉害呢,如此嚣张。对了,既然苍梧之门已经关闭数年,我们还将它重新打开作甚?若是以驳兽脚力我们三五日便可到达苍梧,为何要骑马而行?”

“其一,当年慌乱逃走,不知现在苍梧树内我族是否还有生还者,其二,苍梧树内有娲祖留下过几样重要的东西锁在内殿,当年事发突然没能带出。”

公孙掣只是点头,也不知是听见去了没有。

虞曼殊接道:“此次驱马而行的真正目的,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准备近期赶回苍梧!”

听到这一句,公孙掣才放下书卷抬头茫然的看着虞曼殊,缓缓从口中蹦出四个字问道:“不回苍梧?”

“嗯,现在就是一日内到达苍梧,我们也无法打开苍梧之门,缓行可以留给你更多研习的时间,重要的是我在诱敌。现下有人盯上了我们却不现身,那定然会在回苍梧的路上有所布置,我们就来个将计就计,看看我们的对手究竟是何人,到时候我们进可攻退可守,也可择路另行。”

公孙掣恍然大悟,眯着眼睛盯着虞曼殊心下暗自想到‘此女子看似柔情若水,小鸟依人般的模样没想到心机如此了得,早已层层部署,步步为营。’但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但愿此一行能全身而退吧”

虞曼殊看着公孙掣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两人转身并肩,原路返回。

女娲侍从们已是搭好营帐,此次出行没有带过多的出行用品,因此营帐也甚为简陋。吴林信也带着几个侍从狩猎而归,将猎物架在火上烹烧着。

看到姐姐回来的吴林信站起身来,走上前去在虞曼殊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虞曼殊眉目瞬喜的朝他点了点头。

公孙掣归来之后就在营帐内点起蜡烛,借着烛火开始翻阅上卷《伏羲注》,看到如痴如醉,饥肠辘辘的他竟也对芳香四溢的烤肉都已不为所动了。

若是说云合城的下卷是稀世异宝的话,那这上卷才真是开启至宝的一把关键钥匙,使得公孙掣几年来百思不解的难题瞬间豁然开朗,治丝益棼。

卷中提及的身化五行更是让他痴迷,卷中说道人体五脏分属五行,之间联系甚为紧密。肝生心就是木生火,如肝藏血以济心;心生脾就是火生土,如心之阳气可以问脾;脾生肺就是土生金,如脾运化水谷之精气可以益肺;肺生肾就是金生水,如肺气清肃则津气下行以资肾;肾生肝就是水生木,如肾藏精以滋养肝的阴血等等。

这些说法与他的五行术不谋而合,公孙掣从行囊中翻出一册空白书卷,又拿出笔墨在封页上大大写下两字“灵枢”,于是翻开书册奋笔疾书。

……

“奇妙!奇妙!”过了许久后公孙掣才走出营帐,手中拿着书卷不时的还看上两眼,整个人喜上眉梢,两只眼睛滴溜溜的着,嘴里自言自语说着什么。

虞曼殊等人见到他终于走出了营帐都齐齐望去,虞曼殊对侍从摆了摆手,侍从转身端出一盘刚烤的野炙放在用石块堆积的石台上,虞曼殊开口喊道:“公孙,今日都没有好好进食,快来先吃一点吧。”

公孙掣站在案台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书卷,另一只拿起一块烤肉看也不看就往嘴里塞了进去,咀嚼两下便囫囵吞下,不时还大惊两声“妙!妙!”

一旁的吴林信看着公孙掣满面嫌憎摇头说道:“疯了、疯了、这小子定是疯了”。

石家庄九州医院预约专家
贺州市中医医院
太原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邢台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汕头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