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永不忘却的怀念采访英烈之子张华清的

2019-10-13 05:50:46 来源: 宁波信息港

  人民:永不忘却的怀念——采访英烈之子张华清的点滴事

  榆中10月24日据人民讯(通讯员 杨见澍)中国共产党万岁,共产党宣言万岁!学海同志,早上好。在党的九十三周年的今天,向你们党史工作者致以崇高的敬礼!张华清这是甘肃早的共产党员张一悟烈士之子张华清今年7月1日7时发给榆中县委党史办公室主任周学海的短信,感动之余,他将这封短信转发给了办公室全体同志,作为给同志们建党节的礼物。然时事无常,老人却于两天之后永远的离去了!

  7月3日,张华清老人按惯例去晨练,走到兰州市东方红广场附近,一股微风吹落了他戴的旧帽子,老人俯身去捡,一下子就栽倒在地,路人赶忙给120打,经过紧急抢救,这位令人尊敬的老共产党员还是走了。走得纯粹,走得高尚,走得令人不舍,走得让人肝肠寸断。他匆匆地走了,正如他匆匆地来。

  张华清,1927年12月生于兰州。1948年秋赴延安,1949年到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并留校工作,同年9月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调东北大连纺织厂工作,1954年任省委工交政治部副处长,1958年因精简机构回到榆中城关镇务农。1963年恢复职务,并任甘肃省重工业厅政治处主任,1966年任兰州拖拉机厂政治处主任。1970年1月在张掖九公里五七干校劳动,1971年调嘉峪关酒泉钢铁公司原料处任处长,革委会主任,党委书记。1978年调入甘肃省冶金局企业整顿办公室。1986年2月离休,副地级。

  2012年10月25日,周学海主任说今天咱们去采访张一悟烈士的小儿子张华清。本人不免一阵激动,作为一名党史工作者,能亲眼目睹党史人物,亲耳聆听当事人的讲述,难道不是一件幸事。

  当日一大早,我们乘车从榆中赶往兰州。由于塞车,我们爽约了,没有按约定时间赶到甘肃省冶金局家属院,刚到8点30分,张老就发短信问我们的位置,紧赶慢赶,总算在8点35分左右赶到了冶金局家属院门口,只见一位身着中山服,脸微胖,胡须刮得洁净,简单拿着一个手提袋的小个子老人已经站在那里。难道这就是张一悟的儿子,我满腹狐疑,这与我心中的英雄形象差距实在有点大。我们连忙下车,接上老人就来到了兰大家属院内的天河印刷厂。上楼时,考虑老人已有80余岁高龄。我去搀扶他,被坚决地推开了,只说了一句话:我能行!

  到天河印刷厂坐定后,也没寒暄,直接进入正题。他向我们讲述了他自己、父亲张一悟、爷爷张继祖三代人与曾在榆中大兴国寺和兰州普照寺的高僧大德兰方丈的三代佛缘。讲述了哥哥张怀清从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农民到穿上西装,在陈成义、郑重远的介绍下,1938年就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在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做实务的传奇经历。讲述了父亲张一悟与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党我军卓越的政治工作领导人、陕甘边区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和习仲勋的战友情谊。讲述了其父张一悟的信仰和追求。老人思路清晰,思维缜密,语气坚定,声音宏亮,侃侃而谈,一口气就讲述了4个多小时。当时我就在想,只有这样的人,这样的性格才能干成大事。只要认定的事,撞了南墙不回头,咬定青山不放松。

  采访结束后,我们想请老人吃顿便饭,他说群众路线正在反四风,婉拒了我们的邀请。说中午回去煮点稀饭,吃个馒头就得!

  我第二次见张华清是在2013年12月24日,老人说其父张一悟有一部分医学书籍要捐给张一悟纪念馆。于是一大早,我们就派车去接老人并把书籍一并拉来。我办工作人员一到省冶金局家属院,老人已把书籍装箱搬到了电梯口。我办一名30多岁的年轻人说,那箱书我搬都费劲,不知80多岁的张老是如何搬到电梯口的。当天,榆中县委书记甘培岳,县长王林,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丁小蔚,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杜吉平,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王毓亭等县领导参加了捐赠仪式,老人很高兴。当天,老人共向纪念馆捐赠《喻氏医术》《六科准绳》等医学书籍134册,书籍大多是张一悟1918年8月至1939年6月期间在北平、上海、山东、武昌等地节衣缩食精心购置的图书。

  听说我们要修缮张一悟烈士故居。张华清老人于2014年4月9日第三次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令人感动的是,当天我们来到家属院门口时,老人已经早早等候在那里了。老人的家不大,但干净整洁。刚一落座,老人就为为我们续上了水,茶叶是早就放好了。老人主要讲述了张一悟故居上堂屋、下堂屋以及南面几间房子的陈设问题。老人说:虽然爷爷张继祖是清朝的举人,但自己自小就命运多舛,母亲怀他的时候,由于国民党多次深夜闯进家中抓捕父亲,受到惊吓,他一出生就没奶吃,差点饿死。上小学时,一块白元都没人出,连上学都成问题。10岁之前,他没见过父亲是啥模样,他是跟着爷爷长大的。就是爷爷给他布置活计,也是拿一个弯头拐杖,一下从脖子上勾到眼前布置一番。他说自己工作了一辈子,单位就没人知道自己是张一悟烈士的儿子。老人1957年就被打成右派,1972年才得以平反昭雪。老人建议;故居修缮尽量简单点,有个模样就成了。尤其对他们这些烈士子女的宣传,一定要把握分寸,实事求是。

  一次近距离的接触老人,就是在其简单得有点寒酸的葬礼上。由于老人一生老实,耿直,胆小,也从不求人,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不能给组织添麻烦。他的3个子女先后从兰钢和毛纺厂下岗自谋职业,日子过得十分窘困。前几年省、市委领导春节访贫问苦还来过张华清子女的家。当听说这就是张一悟烈士的后代时,这些领导简直就不敢相信甘肃早的共产党员张一悟烈士的后代竟然还是如此的生活状态。当时这家的孩子,也就是张一悟烈士的孙子正在上大学,当场表示孩子毕业后组织帮助安排工作。但孩子毕业时,这位领导已经调离,给孩子安排工作也就成了一家人的难以实现的愿望。这个孩子是张一悟烈士的儿孙子,孩子如今已经大学毕业好几年了,仍在社会上漂着,愁得家人食不甘味,睡不安寝。就因为老人没有找组织安排几个孩子,家人一直对老人颇多怨词。

  老人生前是地级离休干部,每月的工资,不抽烟,不喝酒。每天就着稀饭啃馒头,钱那里去了?每月给妻子2000至3000元,给两儿一女缴过医疗和养老保险,再接济一下儿孙窘困的生活,也就没有多少钱可以使用了。老人走后,家人整理遗物时,老人喝过牛奶的包装袋整整齐齐地码放在一个用过的小铁盒里,5只缝衣针用油纸包裹放在抽屉的一角,这就是一个地级干部的遗物和生活写照。

  老人走了,带着他对子女的深深歉疚,带着他不给组织添麻烦的执着匆匆地走了。虽热他的身材不高大,也不伟岸,但平生只与老人的3次谋面,让我受益终身,也给我留下了深深难忘的回忆。我给自己心爱的孩子讲述老人的事迹时,竟然数次泪流满面,唏嘘不已。我不是一个爱激动的人,但老人的所作所为的确感染了我,在我心中,他的确是一位伟大而崇高的共产党员。张华清走了,走得纯粹,走得高尚。我们党之所以星火燎原,发展壮大,正是由于有一批这样看似平凡却无私奉献的共产党员,我们党才愈加光荣伟大,才愈加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真诚喜爱!

  :张文海

故事会
跑步
生活养生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