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亡灵书

2019-05-14 16:04:29 来源: 宁波信息港

的亡灵书

——这条符咒为谁而颂,他就不朽,他的的灵魂会永生 暗红的月,披着血色琥珀般优雅的披风悄然而至。魅风呼啸,唤起一团团沉闷的黑色涌上天边,笼罩着整个大地。夜,是孤独的,只是偶然间还会听到一两点哀怨的叹息声在远方回荡,此外,别无他物。 他的笑容,

——这条符咒为谁而颂,他就不朽,他的的灵魂会永生暗红的月,披着血色琥珀般优雅的披风悄然而至。魅风呼啸,唤起一团团沉闷的黑色涌上天边,笼罩着整个大地。夜,是孤独的,只是偶然间还会听到一两点哀怨的叹息声在远方回荡,此外,别无他物。他的笑容,依旧那么美。自他离去后,那本封存于匣子中的羊皮古书便再也没有被打开过,金黄色的边框上沾濡了厚重的鲜血,显得分外殷红。记得那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荒野上尸横遍地,深幽的山谷,已然成为一片静寂的坟场。我忍受着扑面而来的血腥,踏过一条条血水积成的河流,极力找寻他的踪迹。可离开之时,身边只有这本书,他的身影,早已湮没在这漫天黄沙之下。我不明白这本书对他来说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我不懂,我也不敢想。但每每取出那本羊皮古书,透过月色的洗礼,显得越发神秘。“精致,典雅”,这是我的评价。“何谓生命,在我看来,生命,是一片枯黄的叶子落入泥土的那个瞬间,所有的记忆终将与泥土浸染,融合,并逐渐趋为一体,于是,这便成就了一个亡灵。对于死亡,我并不惧怕,可令我永远无法面对的,是那抹红艳从身体中喷涌而出,那一刻,我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那时正值战乱,行走在路边的我看到一位蓬头垢面的妇人抱着一个尚未满月的婴儿奔走在避乱的乡间小道,清风微摇,突然从草丛边上窜出一匹高头大马,上面那身披铠甲的军士手中挥舞着微寒的利刃,径直刺向了妇人。剑收,斑斑血迹,顺着剑锋染红了天边的祥云。那人轻蔑地瞥了我一眼,便策马扬长而去。古树边,鲜艳的曼珠沙华正开得热烈。”“原来,生命就是这样的脆弱,风一吹,便如同沙尘般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我决不会让它如此不堪一击。现在,我已做好充分的准备,迎接这的敌人。是的,每一次战斗都是如此惨烈,可我们并没有畏缩地回头,而是勇敢地继续向前。为了我们的家庭,为了我们的亲人,我会以死浇筑这的长城!”“夜,已深了。刺鼻的烟尘环绕在山峰周围,久久不能散去。我的面前人山人海,火光冲天,远处的呐喊与隆隆爆炸声响彻云霄,震撼大地。我顾不上风沙的侵蚀,张开嘴大口呼吸。不行,不能在这倒下,我要活着回去!活着回去!鲜血,如泉涌般染红了我的衣襟,它就像战前的晚霞那般绚烂,多彩。但我还是忍痛起身,拔剑继续战斗。不料背后却突然传出一串熟悉的战马嘶鸣的声音,心中大惊,我刚想回身,却发现自己已经轻飘飘地浮在空中,那染着血色的皓月深深刺痛了我的双眼,随着气流向前翻滚。落地的一刹那,我看到自己坚实的身体轰然倒下,隐藏在漫天血色后方的,依旧是那熟悉的双瞳,手里,还是那把闪着锋芒的剑,不带一丝体温,没有一丝同情。望着他,我欣慰的笑了。闭目前,我看到一束如黄金长矛般的阳光划破了黑暗的屏障,照射在我的脸上,暖洋洋的。”“哎,真好。”我轻轻地合上书,怀着沉重的心情再次踏上这片故土,眼前,又恢复了往日的繁荣,泉水潺潺,鸟儿们欢快地扑扇着翅膀,依偎在彼此的怀中。是的,时间可以冲刷掉一切。这场战争,也会在的亡灵书中,化为永恒的记忆。那么,他是谁?他,就是我!

(:收获)

洗轮机厂家
助听器
太原康泉热水器售后维修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