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鼓上鼓两名企跨地域重组nbsp新型制造

2019-07-21 11:37:11 来源: 宁波信息港

陕鼓上鼓两名企跨地域重组nbsp;新型制造业巨头浮出?

6月29日晚,刘国平很兴奋,酒喝得有点多,满脸通红,他敞开了衣领,无拘无束地坐在锦江饭店大厅的沙发上聊天,还不时发出阵阵笑声。与他一同聊天的是陈党民等多位陕鼓高管,一看到,陈党民指着刘国平开玩笑道,“瞧刘总这副样子,你赶快给他拍照曝光……”

刘国平是上海鼓风机厂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而陈党民是西安陕鼓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作为风机行业前三甲企业上鼓和陕鼓的主要领导人,刘国平和陈党民想必在战场上多次交过手。 但从6月29日起,他们开始要像兄弟般地携手作战了。

不一般的重组

传言终于得到了证实,从去年起就热传的陕鼓上鼓重组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6月29日下午,西安陕鼓动力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鼓风机厂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重组框架协议。根据协议,陕鼓动力拟通过增资、受让等方式持有上鼓60%的股权。

这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企业重组行为。签字仪式选在锦江小礼堂举行,这里是上海市政府接见国内外重要领导人的会晤场所,着名的《中美联合公报》就在这签署。“选在这里举行签字仪式,更凸显这次重组的重大意义。”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董事长徐建国在发言中指出。

其实,这次重组得到了众多领导的关注。据了解,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陕西省副省长吴登昌、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总工程师隋永滨、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副司长黄鹂、西安市副市长黄省身、上海市国资委主任杨国雄等多位领导出席签字仪式并发表讲话。

据知情人士透露,陕鼓和上鼓重组,是多种因素促成的结果。首先是,这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要求。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装备制造业的若干意见》中提出,支持在重大装备制造领域或具有关键作用的的装备制造骨干企业进行跨行业、跨区域、跨所有制的重组。而且,今年初通过的《装备制造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中也明确提出,“支持装备制造骨干企业进行联合重组,发展具有工程总承包、系统集成、国际贸易和融资能力的大型产业集团”。

“上鼓与陕鼓进行重组,正是对国家产业政策要求的践行。”陕鼓集团董事长印建安表示,“像上鼓和陕鼓这样的跨地域重组,担心的‘棘手事情’在于‘诸侯’经济,各个地区都有自己的利益格局。所幸的是,陕西政府和上海政府非常解放,前后的运作都得到了两地政府的认可和支持,上海电气董事长徐建国还特别提醒,‘陕鼓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我们去解决。’”

去年,上海市政府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推进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指出:上海市国资国企改革的原则要坚持开放性、市场化重组联合,加快推进企业发展壮大,充分发挥企业主体作用,大力推动上海国有企业跨地区、跨所有制重组,吸引中央企业、全国地方企业及外资企业、民营企业参与上海国资调整和国有企业重组,并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向总承包商、总集成商转型发展。

据了解,上海电气是上海市国企改革的重点对象。上海市市委书记愈正声曾指出,上海电气涵盖的子公司很多,行业跨度太大,应该寻找改制途径,突出主业。

资料显示,上鼓是上海电气子公司,成立于1947年,已积累了六十多年的设计制造经验,是国内制造工业风机的知名企业。但这些年来,由于主客观原因,上鼓发展相对缓慢。

一次偶然的机会,徐建国到陕鼓参观考察。这次的所见所闻让他喜出望外,他很认可陕鼓这些年来的发展模式,并发现双方在很多方面有着共同的想法。

之后,陕鼓与上海电气、上鼓经过充分讨论和沟通,高层领导经过了9次的互访交流,双方才达成了进行战略重组的合作意向。

当然,陕鼓选择与上鼓重组,也有着深远的打算。

探路“新型制造”

近年来,陕鼓转变企业发展方式,以“两个转变”为发展战略,取得了快速的发展。产值从2001年的4亿增长到2008年的50.71亿元,增长了12倍;利润从1620万元迅速增长到5.02亿元,增长了近31倍;各项主要经济指标的年平均增长速度均在40%以上。

但是,陕鼓也有自己的软肋。据业内专家介绍,工业风机行业以“五鼓”着称,分别为沈鼓、陕鼓、上鼓、武鼓、长鼓。当初按照计划经济给“五鼓”细分了市场,沈鼓的强项在于石化领域,而陕鼓则是冶金行业,上鼓主要做电站方面。尽管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五鼓”开始相互抢占对方的市场份额,逐渐形成了竞争关系,但在电站等上鼓优势方面,陕鼓的市场占有率几乎为零。因此,双方重组之后,有利于填补市场空白,增强竞争力。

重组的好处当然不仅于此。由于受传统体制和“分工”的影响,国内制造业尤其是风机行业企业均存在市场单一、产品单一和企业规模偏小等问题,目前,国内风机行业仅规模以上企业就有上千家。这就导致了单一企业的抵抗风险能力比较弱。特别是在目前金融危机影响的情况下,企业生存空间进一步恶化,同质化竞争严重。但从国外透平机械制造业的发展历程来看,自20世纪中后期开始,国际风机行业的兼并重组步伐加快,美国GE兼并意大利新比隆、德国MAN兼并GHH与瑞士苏尔寿、SIMENS兼并德马格与KK K等。通过重组,GE、SIMENS等产业集中度迅速提高,综合实力更强大。“国外同行已经形成了‘兄弟连’上战场,而我们国内企业更像个‘独生子’,单打独斗,或只是结伴同行,打赢了一次就赶快跑,战斗力比较弱。”印建安认为,“国外先进制造业的今天,就是中国制造业的明天。发达国家跨国产业集团的发展历程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也代表着未来装备制造业发展的趋势。上鼓和陕鼓重组,是两企业做强做大、基业长青的内在需要和必然选择。”

据知情人士分析,陕鼓看中上鼓的背后是上海优势。这些年来,陕鼓通过创新商业模式取得了很好的发展,但后续力量则取决于人才和整合各种资源。在这些方面,上海显然具有很大的优势。据了解,上海拥有1000多家科研机构,智力资源很丰富。重组后陕鼓将以科技为先导,充分发挥上海得天独厚的人才优势,吸引的人才,同时加强和GE、曼等国外公司合作,在上海建立透平机械全球研发中心。

4月29日,国务院正式发布了《国务院关于推进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明确了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战略定位。

其实,陕鼓在这些方面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基础。早在多年前,陕鼓就意识到,市场经济条件下,客户真正需要的不是“产品”,而是“功能”,“要做客户需要我们做的事”。于是,陕鼓试图跳出传统制造业的路子,而进行现代制造业发展模式的尝试和探索。

为此,陕鼓提出了“两个转变”战略。一个转变是从单一产品供应商,向动力成套装备系统解决方案商和系统服务商转变。陕鼓以主机技术为基础,积极开拓工程成套市场,走系统集成的发展路径,这使得陕鼓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大幅度的提高。

另外一个转变是从产品经营向品牌经营、资本运作转变。据了解,陕鼓当前除了自身有良好的现金流外,已经获得了工行、浦发行和中信银行等13家银行的“AAA级法人客户认证”,银行综合授信183.3亿元。在此基础上,陕鼓早已成功地开展了多项金融服务业务。

重组上鼓后,陕鼓当然希望让上鼓也践行“两个转变”战略,走现代制造业的路子,从而使上鼓也取得较为快速的发展。这显然和上海市政府、上海电气的想法不谋而合。

此外,双方对重组赋予了更远大的构想。他们一致认为,重组后的上鼓应走高端经营之路,形成“五主一辅”的业务格局,即在保留上鼓核心产能制造的基础上,将上鼓建成以“研发、销售、资本运作、服务和物流”为主要功能的研发中心、营销中心、金融中心、服务中心和物流中心。条件成熟时,陕鼓动力也将考虑在上鼓设立投资公司,投资全国的工业用气领域及其他陕鼓动力的新兴业务领域。

分析人士认为,这样的构想有其现实的基础,就在重组签字之前的6月26日,陕鼓与陕西陕化煤化工有限公司签订了投资5.03亿元的陕化节能减排技改工程工业气体项目合同。据了解,该项目不仅是陕鼓截止目前承揽的合同金额的项目,也是陕鼓首次投资建设运营的气体厂项目。印建安强调,陕鼓之前已为钢铁、化工及煤化工等行业提供了70余台气体厂建设的核心设备——空分机组,这个项目使陕鼓将原来的单个千万元左右的项目拉大到了5亿元,是企业从为用户提供单一设备到提供系统功能进行的一种延伸,这也是陕鼓转变经营模式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据业内人士分析,陕鼓的传统主业特别是压缩机领域的市场需求量比较有限,日前市场越来越饱和,陕鼓也正在寻找新的市场增长点,工业气体等新型能源化工领域正是陕鼓极力开拓的领域。目前该领域还没有的霸主,做得的厂商市场占有率还不到10%,都是竞争者,谁都有机会成为。因为该领域专业技术要求很高,而且需求多元化,又需要拥有大型工程总包的能力,还需拥有充足的资金支持,而陕鼓在这些方面都有一定的实力,很有可能这一领域会成为陕鼓的一大主业,也很有可能陕鼓后来居上,成为这一领域的。

其实,除了工业气体之外,陕鼓正在向水处理、城市集中供热、低温余热发电等新兴市场领域进行拓展。“我们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原则是要以客户为中心,首先分析客户真正需要什么,然后衡量我们是否能为客户做些什么。谁都有可能成为,正如《明朝那些事儿》中描述的,当初朱元璋造反时,并没有想过自己能当上皇帝。我们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只要能拿到订单,我们就抓住每一次机会。”印建安如是说。

安阳癫痫病好的医院
乌兰察布医院治白癜风
咸阳的整形美容医院排行榜
上海健桥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