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家左青龙右白虎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1:33:37 来源: 宁波信息港

胶东有条富水河,富水河畔有个柳家湾。  柳家湾,名字虽土,却被阴阳先生誉为风水宝地。  “柳家湾不一般,男子个个似潘安,女子个个赛貂蝉……”这样的传唱,不知起于何时,却经久不衰,似富水河水,悠悠流淌。  大浪淘尽,数风流人物,被柳家湾人时常挂在嘴边的不外乎二人,一为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一为一代书圣柳公权。柳家湾人生拉硬拽,扯进族谱,奉为先祖。前者,君子之风流芳百世,后者翰墨飘香绵延千古。柳家湾人饱受儒雅之风的熏染,格调自然高雅,淳朴和谐的村风绵延至今。  然而,随着柳青龙和柳伯虎的出现,却将柳家湾人世代友好的格局打破,他们以冤家对头的身份对立着,无形中传承着“既生瑜,何生亮”的三国遗风。  柳青龙和柳伯虎同龄,同年同月生,同年结婚,同年产下双胞胎。柳青龙老婆生下一对小龙女,取名大凤二凤,意在龙凤呈祥;柳伯虎老婆生下两只小老虎,取名大虎二虎,意为虎虎生风。打孩子出生开始,一场龙争虎斗即刻上演。作为邻居,地理优势方便了他们之间的你来我往。  “青龙,你老婆那破盐碱地,咋净生赔钱的玩意儿。瞧咱,一炮下去,俩带把儿的。”柳伯虎得意洋洋,率先发难。  “瞎扯,告诉你,生男孩得瑟一会儿,生女孩幸福一辈儿。女孩是爹妈贴心的棉袄,你那俩傻小子至多属于漏腚的棉裤。”柳青龙不甘示弱反唇相讥。  柳青龙这反击杀伤力太大,不逊于美国的飞毛腿导弹。柳伯虎顿时没了言语,吭哧了半天,母鸡下蛋一般憋红了脸,终是没有了下文,自讨没趣,遂讪讪地离开。  当然,柳伯虎是不肯就此罢休的,再次相遇,嘴角依旧咧到了耳朵根,酝酿了已久的怪话再次喷出:“青龙,可惜啊,将来两只凤凰一飞,你终究花斑孤老一个,无依无靠。”  “瞎扯,将来老虎长大了,啃你骨头吃你肉,杀你没有血,衔你没有毛,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才是真正的可怜虫。”柳青龙依然伶牙俐齿。  柳伯虎一听,气得青筋暴露,梗着脖子嘴巴张嘎了半天,无言以对,东一扫帚西一耙地转移话题:“回家告诉你老婆,想生带把儿的,尽管找我,我这深耕犁管用,免费!”说罢,自以为沾了巨大便宜,原本僵直的脖颈子再次如弹簧一般颤动起来。  “小事一桩,不怕崴了爬犁尖,你今晚就去,不去是孬种!”柳青龙不屑一顾,随口应到。  “好好好,叫你老婆做好接驾准备,我磨好了犁尖就去。”柳伯虎一边说着,一边心满意足地去了。  岁月如歌。大凤二凤,大虎二虎随着季节的吟唱,一天天长大。  大凤二凤长得壮实,滚瓜溜圆,像掐一下便哧哧冒汤的藕节。  大虎二虎长得清瘦,像营养不良的马猴,又似迎风摇摆的麻杆。  “青龙,啧啧,你养猪很有一套,看,两只小母猪长得多欢实。”柳伯虎再次找到了主题。  “行啊,你这电工也不赖,培养出了两根的电线杆子,不过,还是小心为妙,这旋风一来,还不给飘到爪哇国去?!”柳青龙皮笑肉不笑。  “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为你好呢,没听说,一白遮百丑,一胖毁所有嘛!”柳伯虎一本正经。  “瞎扯,饺子要吃烫的,姑娘要选胖的!那啥,杨贵妃,知道不,古代四大美女,以肥为美!你乡巴佬一个,没见过世面,守着两个瘦猴瞎吆喝。”柳青龙应对自如。  “二人面对面,对着把活干。为了一道口,累了一身汗。你小子能耐,对着一道口忙活了半天,居然制造出了两道口,哈哈哈,有意思。”柳伯虎哈哈大笑,把民间那个关于木匠拉锯的谜语给搬了出来,玩笑已经游离了正常的轨道。  “管他一道口,两道口的,终还不像如来一样,把你那些带把儿的玩意给没收了。”柳青龙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言语间除了反击的无力,也多一些下流的味道。  柳伯虎听了,一路火花带闪电,惶惶回家,郑重其事地告诫老婆:“把俩小子给我调教好,千万别叫柳青龙家里那俩丫头片子给收了。”回头,拍拍大虎二虎的头,意味深长地叮嘱道:“妈妈的,听着,电线杆子不要紧,站得高,才看得远,学学那孙悟空,来点真本事,怎么着,也不能叫那俩丫头片子给收了,懂不?”  大虎二虎听得云山雾罩,但是,看柳伯虎说得极为认真,眨巴了几下眼睛后,便一个劲点头:“爹,放心,叫谁收也不能叫她们收。”  柳伯虎心花怒发,欣慰地点头,瞬间却一把捂住眼睛鼻子,尴尬地笑了。妈妈的,跟这俩乳臭未干的屁孩说这些干嘛,什么玩意儿呢!  赶集,历来是乡下人的盛宴。柳青龙嘴里哼着杨白劳去了集上,没有扯回二尺红头绳,却扯了两条纱巾,回家给大凤二凤系上,两个小龙女旧貌变新颜,展开双臂迎风展翅,如蝴蝶翩翩起舞,煞是好看。柳伯虎看到了,眉宇顿时锁紧,犹豫了一会儿,搬出摩托车,风风火火去了集市,巡视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为大虎二虎买了两只风车。大虎二虎手持风车,迎风而立,风车便呼呼转动,逗弄得两个小龙女前来围观。柳伯虎迅速召集两只老虎,面授机宜:“娃,别给那俩小肥猪玩,小心她们将来收了你们。”两只老虎惟命是从,一番责骂,将大凤二凤赶走。柳伯虎喜上眉梢,不无得意。  柳青龙人高马大,一米八几的汉子,穿衣费布,吃饭费食,即便穿鞋,也超出普通人几码。村人每每看下蛋公鸡一般围着柳青龙品头论足,对他一双大码的鞋子赞叹不已。有人自吹自擂说到,世界跳高朱建华的鞋他见过,柳青龙的鞋子与朱建华的有一拼。其他人鸭子听雷一般目瞪口呆,而柳伯虎却陷入了惆怅。妈妈的,就他柳青龙能穿大码的鞋子,我柳伯虎难道不能?一番绞尽脑汁之后,捏了钞票去往商店。第二天,便有人发现柳伯虎的脚一夜之间长大了。先前四一的鞋码已经悄然换成了四六的。一米六六的个子,配上这么一双特号的鞋子显得极不相称。于是,自有好事者扯了柳伯虎的鞋子下来验证,并当场戳穿。原来,柳伯虎鞋子的前端加了厚厚的一叠报纸。否则,那鞋是根本穿不住的。在村人的一片哄笑声中,柳伯虎仓皇而逃。  柳青龙并无什么手艺,但是,小伙睡凉炕——全凭身体棒。扛水泥,搬砖头、推小车,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吃得下苦,付得下力,家境稍好,无衣食之忧。夏日,屋里热得似蒸笼,且蚊虫嘤嘤,令人烦躁不安。柳青龙与老婆一合计,购置了电风扇。风扇呼呼转动,驱走了炎热,带来了清爽,也带来了笑声。听到柳青龙家里欢声笑语不断,柳伯虎自是好奇,骑上平房窥视,瞬间明白,柳青龙家里添了大件,遂惶惶不安起来。那一声声欢笑便愈发刺耳,分明是炫耀,是挑衅。柳伯虎怒不可遏,可是,论家境,自己是无法与柳青龙相比的。以目前的状况分析,购置电风扇无异有些。一番苦思冥想之后,柳伯虎豁然开朗,瞬间将老婆孩子从汗流满面中解脱出来,小屋里也传出了朗朗笑声。柳青龙好奇,也骑上平房偷窥,瞬间笑得前俯后仰,差点从平房上摔下。原来,柳伯虎正拿鼓风机当电风扇用,一会儿朝这个吹吹,一会儿朝那个吹吹,威力十足。柳伯虎这一壮举很快在村里传播开来,成为笑谈。  不管村人如何眼色,柳伯虎丝毫不放松对柳青龙的警惕,时刻盯紧,稍有风吹草动,他便见机行事。一段时间,柳青龙时常提着包包去村西的小水库。柳伯虎不解,悄悄尾随,这才恍然,原来,柳青龙迷上了钓鱼。一根钓竿在手,柳青龙雕塑一般耸着,临近中午,便提了一兜活蹦乱跳的鱼得胜而归,村人见了,纷纷赞叹。柳伯虎不甘落后,也去买了钓竿,前去水库钓鱼,然而,不得要领,连条猫猫鱼都没有擒获。看着柳青龙鄙夷的眼神,柳伯虎大伤自尊。他的脑袋瓜子风火轮般快速地运转,终于有了妙计。第二天,便让柳青龙刮目相看——提了一条六斤重的鲢鱼打柳青龙身边走过,三摇两晃地回家。柳青龙大惑不解,柳伯虎心下窃喜。第三天,柳伯虎在村里扬言,要与柳青龙一决雌雄,并与村人相约,十一点村口见。柳伯虎信誓旦旦,自己善于放长线钓大鱼,而柳青龙只是小打小闹,净钓不起眼的猫猫鱼。耳听是虚,眼见为实,许多好事者便在村口守望。然而,这一次,柳伯虎没有大放异彩,反以惨败告终。柳伯虎挠着后脑勺百思不得其解。当柳青龙提着那条足有五斤重的鲤鱼扬威耀武走过的时候,柳伯虎顿时就傻了眼,这分明是昨晚我埋伏好的那条独眼龙,怎么会跑到柳青龙的兜子里去?孰不知,柳青龙鬼精,柳伯虎并不会钓鱼,却能破天荒地钓上六斤重的鲢鱼,这其中必有蹊跷。经过一番侦查,他终于了然。知道是柳伯虎暗渡陈仓,提前买了鱼装进兜里潜在水中。决战前一晚,他悄悄跟踪了柳伯虎,在柳伯虎回家的当儿,做了手脚,把鱼移到了自己的垂钓范围之内系好。柳伯虎弄巧成拙,赔了夫人又折兵,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只得忍气吞声。  除了关注自己与柳青龙的恩怨,柳伯虎也一直关注着孩子间的比拼。令他气恼的是,两个小子不争气,大凤二凤奖状贴得家里墙壁上已经是万里山河一片红了,柳伯虎家的墙壁上却和尚脑袋一般光秃秃的。完了,彻底完了,柳伯虎心情沮丧,妈妈的,谁写的那破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尾巴,一只没有耳朵……都说学习不好,这老虎没有耳朵怎么听讲,这歌咒人呢,告他个损害花朵罪!红彤彤的墙壁成为柳青龙炫耀的资本。逢年过节,每有村人到访,面对村人的啧啧赞叹,柳青龙总会摆出一副极其苦恼的样子,唉声叹气一番:“唉,看两个小东西把墙壁糊吧的,太不像样子了,人家柳伯虎家的墙壁多干净!”这话,柳伯虎听了吃了苍蝇一般恶心,他决定改变一下现状,也让自家的墙壁不像样子。于是,他自购了许多奖状,并拿枣木刻了一个大大的“奖”字,自己又或多或少练过几回毛笔字,一切便准备就绪。柳伯虎变着花样让大虎二虎展开竞赛,剥花生比赛,喂猪比赛,五子棋比赛,朗诵比赛……五花八门,一应俱全。很快的,柳伯虎家里的墙壁也红彤彤一片,很是耀眼。柳伯虎抚摸着满墙的奖状,心满意足地笑了。  无心插柳柳成荫,柳伯虎的激励效应让两只老虎的自信心空前提升,学习成绩突飞猛进,并逐渐向优等生靠拢。  初中一年,学校重新划分了班级,成立了重点班。大凤二凤光荣入围,而大虎二虎却只能旁观。消息传到柳伯虎耳内,柳伯虎的肚子顿时如气鼓的蛤蟆。人家能重点,咱为啥不能重点,妈妈的,咱不缺胳膊缺腿,奖状又不比别人的少。这班级划分关系到出人头地的大事,无论如何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柳伯虎马不停蹄,未与老婆商议,先去鸡窝里提了两只红冠子公鸡出来,用红丝绳绑了翅膀与爪子。接着又从油缸里灌了两桶花生油,趁了夜色去了校长家里,一番声泪俱下的诉说,终于打动了校长的菩萨心肠,加上在教师的眼里,大虎二虎本来就属于潜力股,上升空间巨大,二人成功转入重点班。柳伯虎为此沾沾自喜,每有人问起大虎二虎的学习,柳伯虎便脖子一扬,极其自豪地回答:“都在重点班呢,没办法,成绩在那摆着,这俩小子被窝里放屁——能文能武。”  “嗬,听说大虎二虎是后来才进去的?”自有知根知底的人发出质疑,柳伯虎极力掩饰惶恐,讪讪回应:“这俩鱼个儿大,漏了,漏了,好饭不怕晚!”  好饭真的不怕晚。在重点班里,大虎二虎埋头苦干,力争上游,为柳伯虎挣足了面子。初中毕业,大虎二虎与大凤二凤又同时考入了县中学。经过三年寒窗苦读,又双双考上了名牌大学。小小的柳家湾,一年出了四名大学生,这在当地引起轰动的轰动不逊于东方红卫星升空。  柳青龙以长时间的震耳欲聋的鞭炮做了庆祝,红色的纸屑地毯一般罩住了地面。柳伯虎站在自家门口,看着柳青龙烟花的璀璨,心里兀自腾起了烟雾。  “你说这些纸屑有多少斤?”柳伯虎偷偷问身边一位年轻人。  “少说也有五六斤。”年轻人不假思索回答。  “你说这些纸屑有多少斤?”柳伯虎向来追求稳妥,又问起了一位老者。  “怎么也该有五六斤吧。”老者沉思了一下回应。  “哦”,柳伯虎终于释怀。  第二天一早,柳伯虎跨上摩托车去了镇上。来到烟花爆竹摊,双手抄在胸前,大大咧咧说道:“老板,买鞭炮!”  “大哥,您买多少?”店主笑容可掬。  “买……买能放七八斤纸屑的鞭炮。”柳伯虎郑重说道。  店主一惊,仔细看了柳伯虎一眼,瞬间笑了:“哈哈哈,大哥真逗,鞭炮论挂不论斤。”  “不,就是七八斤。”柳伯虎态度坚决。  店主正犹豫着,柳伯虎等不急了,索性拿过一挂鞭炮电子秤上称了起来。然后口中念念有词:“鞭炮爆炸,火药燃烧,抛除火药,剩下纸屑,纸屑再有燃烧的……”柳伯虎扒拉着手指头算计了半天,终于释然,买了他自认为可以放出七八斤纸屑的鞭炮得胜而归。  放鞭炮之前,柳伯虎去卖菜的柳峰家里借了喊话筒,架在墙头上反复播放:热烈庆祝柳大虎、柳小虎金榜题名。放了足有九九八十一遍之后,鞭炮响起,烟火腾空,柳伯虎的心也随着烟火升腾,他沉浸在对未来的无限憧憬之中。 共 699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前列腺钙化多采用什么方案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