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离歌 十 神域之劫

2020-02-15 19:59:41 来源: 宁波信息港

一世离歌 十 神域之劫

那一晚清歌也快忘记自己是怎么度过的了,反正是一着地面,杀冽影便毫不留情的把她扔进双月轮里,任凭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干嚎着。

小海星也被拽得摇来摇去,连连哀叫,“小主人,这杀殿下是发怒了吗?我们小命不会丧于此吧,宝宝怕怕。”

清歌在陷入恍恍惚惚前,还要坚强的挺着,安慰她的新小宠,“小宝宝,不怕,睡一觉就好了。”

沉默了一会,小海星细细黏黏的声音又从头顶传来,“方才在云巅,我瞧见杀殿下对小主人明明是满眼的宠溺,岂知,转瞬便一脸冷血冷目,果然是魔池之人

,冷血无情是天性。”

本是如此,魔妖之所以与人神的不同,便是性情上的差异,人类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神纵无情无欲,清新寡淡,但是每个成仙升神之人,皆心怀大爱,慈悲众生。

而所有妖魔,皆是阴冷,残忍,霸道之徒,他们是喜欢踩着他人尸骨成就自己的欲望的可怕种族。

至少清歌也是苟同这个说法的,正如这杀冽影虽助她救人,一样是以拿走她五百年的魂命,喂养他手里冰冷的钢铁利器作为交换的。

所以每当她感觉到他对自己有一丝丝友善时,反而会惶惶不安,不知道她又将被索去何物,从而中断一直支撑着她至今的念想。

一切一定还能回到本来的模样,她一定能回到自己温暖的世界中去。

那夜仍然是半醒半嗑的过去了,待清歌回到夜姬儿身体里时,小队伍的人已经顺顺利利的抵达了神族的九天神门前。

这上天很是容易嘛,她还以为会像电视剧里的情节难关重重呢。

清歌环顾看了一眼所有人,杀冽罗仍带着他那特有城府的阴笑走在众人前,不用想,身边还是那两个面无表情的老太婆和面目丑陋的蛟龙。鹰族的两兄妹竟紧随杀冽影左右,真难以想象昨夜发生了什么,能让互不相干的三人走到了一起。

那个花姒鸾看起来面色苍白,弱不禁风的走在人群,和狼妖蛇妖一样各自独立。因为没有四大魔族强大,他们甚至没有任何归属地,三个皇子之中一路上无人问津他们。

清歌有些不解,她讨厌蛇,但是狼人敖元隅身上明明散发着一股英勇之气,竟无人赏识,她有时真是看不懂这魔域里的迷棋。

这时,神界之门像一瀑水帘缓缓的向上卷起来,露出了气势宏伟的天梯。

这天梯一望不到头,清歌不禁苦叫一声,“平生怕爬楼梯了,这下是要断了双腿也爬不上去的。”

听到她的幽怨,身旁的杀冽予悄悄凑近了她耳边向她解释说,“小歌,这天梯非你心中所想那般简单,万万年前,天地本是混为一体,日夜不分,神梯孕育在其中,日久它慢慢吸食万物精华茁壮成长起来,便撑开了天与地,三界由此产生。”

“这么神奇呢?”清歌一听是神物宝物便来了兴趣。

“嗯,后来它与神族太祖结成至交,应太祖之约,逐渐往上浮,化作世间强结界环抱着神界,生生世世在此守护着这一方之土。神界外之族,若不得神君的圣令,一踏上这神梯,会失足坠落无底黑渊,受尽极狱之刑而亡。”

“厉害,还以为它只是外观宏伟,竟不知它竟是守护太平盛世的神物。”清歌夸完又想起自己要爬那么高的楼梯,又苦着一张脸看着杀冽予,“它这么厉害可与我既将要受累摸爬有关。”

“哈哈,真是个小可爱的人类。”杀冽予清寡的容颜都不禁被他逗乐,继而说,“小笨蛋啊,你有这圣令在手,一踏上此梯,便可转瞬扶摇直上九天,毫不费吹灰之力。”

“真的吗?就靠这玩意吗?”清歌掏出那亮晶晶的令牌,欣喜若狂,要知道自小她在家里便是能坐绝不站着,能躺绝不坐着的懒癌虫。

只要不费力就能办成的事,皆是美事也。

清歌兴奋的手持圣令,与杀冽予煞羽三人一同登上了九天。

当脚踏上九天之地时,清歌被眼前的神土惊呆了。

像踏在一面冰湖上,脚下之地是清透的,周身环绕着淡淡仙雾,吸之清神气爽,果然是极仙之界,相比她沉浮过的魔土,她爱极了这仙妙之镜。

清歌不禁在这仙雾中转起了圈,她此刻想吟唱一曲,或作一首诗,亦是跳支舞,总之是强烈的要颂赞眼前这片清仙绝景。

若有缘再此仙土,死亦何乐不为。

九天之上纵也是错错落落着很多白色宫宇,清歌发现她脚下两边盛开着美丽的白色花朵,一直延绵到的那座宫殿。

花香弥漫在整个神界里,清歌蹲下闻了闻,又抬头向杀冽予问道,“植物专家,这是什么花种啊,如此美丽纷香。”

杀冽予看了看这开到天尽头的昙花,轻声一叹,“闻神君墨亦城是一个情根极深的上神,今日来此天祭,方知名不虚传。”

“什么啊?怎么说到这天上的皇帝了,答非所问的。”清歌转向煞羽问,“小羽,你可知这是何花?”

“夜姬儿小姐,别忘记了在下唤名,苏樱。”

清歌投降了,“好吧,两个答非所问。怪不得老人说了,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相处久了,会慢慢变得越来越相像,此话一点不假。”

杀冽予笑笑摸了摸她的头,“你真是一个有一万个为什么的小人类,恐怕要回答完所有你的问题,一生时间也不够呀。”

清歌眼珠转了转,这二殿下言下之意是在说自己啰嗦了,好吧,我必须安静了。

“快跟上吧,大皇子他们早已入神殿了,我们必须快速跟上了,千年一次天祭开始了。”杀冽予催促道。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清歌知道自己会遭此大劫,恐怕她就不会像之前那样,满心欢喜的要上九天,识神仙了。

那天她脚踏进大殿后,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是大神殿,全是冰晶精致的浮雕作饰的宫宇,高高在上的神座上坐着这万灵景仰的神君墨亦城,他的两边是参加这天祭的各路神魔人,按阶级由上往下排下来。

原来这天祭便是神魔人三界签订和平契约的日子,每到这千年,只要三界中的代表依然位临这天祭盛宴,就预示着,接下来的千年,三界依然会和平相处,不动干戈。

天祭盛宴上,神君会用修为灵力唤一场花雨,花瓣纷纷飘舞零落,沾此花雨之灵气之人,修为皆可得到三级阶的飞升。

所以这天祭即是一个签订契约的日子,也是众仙神得以提升修为的千年绝好时机。

清歌却在那样一场唯美的花雨里,被神君用灵丝极速的捆住全身,动弹不得,言语不得。

她次见到拥有如此绝世容颜的上神,浑身上下散发着清清冷冷的气息,双眼像是一汪无底的深潭,头发冰银色的千丝更加衬托他那不食人间烟火之气质,即使他正怒目而斥着自己,清歌心里仍是满心欢喜。

她以前在电视剧里看的天神天帝什么的都是一个老者的模样,而这真正在眼前的神君竟是如此俊美冷逸的王子。

“大胆魔界之妖,竟敢私自偷习禁暗之法,不停越过界限,抓捕人间男子,食之精魂,造孽之深,万诛难谢其罪。”墨亦城操控着手里的灵丝,怒不可竭宣判着她的罪恶。

杀冽予苏樱两人万没料想会生此横祸,连忙单膝跪下为她求饶,“神君,她乃我魔界将军之女,不知其中可否有误会。”

墨亦城冷眼看了一下这墨眼少年,“此妖女常年吸食人类精魂,即使她用尽一切方法掩盖这残留的气息,进了这宫殿这股气息便会暴露无遗,她纵是魔尊之女也难逃这死罪。”

墨亦城说完便手一挥,“青龙,把此万恶妖女捆到诛妖柱上,受七七四十九日的雷电之刑。”

青龙神司一领命即刻化身为龙,呼啸一声,张开大口把清歌一把叼起,直飞冲宫殿外。

此刻杀冽予身边的苏樱沉不住气了,她想到唯有说出清歌寄身之实情,方能挽回一线生机。

想到这,苏樱急忙跪求下来,“神君在上,求神君在做明鉴,夜姬儿小姐身上之所以散发出人的气息,那是因为她身体里寄住着一个人类的灵魂。”

苏樱在神殿上一出此言,引起了众仙魔的哗然。其中杀冽罗本阴郁下来的脸渐渐消失,恢复了他身处局外的淡然。

“人类的灵魂?”虽然所有神听之觉得荒诞至极,但是墨亦城迟疑了,双眸里竟闪过一丝盼望。

“下妖不敢妄言,尽管不可思议,但确实如此,只要日落月升,她们两人便会分离,恢复自己的真身。”苏樱继续陈诉道。

“也罢,既然你如此一说,本君给她一次机会,今夜见分晓,若不如你这小妖所言,她就必诛无疑。”墨亦城说罢,遣散了众神魔,幻身消失在神殿中。

待所有人离开,独留下杀冽予和苏樱两人。杀冽予不解的看着她,他可以理解她为救清歌而说出她的身世,但是不解她明明可以照实说出实情,也不掩盖夜姬儿食人精魂之事,借此除去这个杀她剐她的恶女。

她却反之试图救恶女一命,这让杀冽予有些看不透她。

此时被绑在诛妖柱上的清歌终于能开口说话了,不过她也没有了任何想说话的欲望,短短一时间,她不仅被神君墨亦城的灵丝勒得满身伤痕,更是被那条青龙的龙牙咬过了一番,手臂上有些肉还是鲜血淋淋。

这时她头顶上的小海星精灵嘤嘤凄凄的大哭了起来,“我怎么会一觉起来,我的小主人便换了个模样,原来竟是不详之兆,怪不得那冷血杀殿下会说我万年之内不成器,原来就是此劫误我仙途啊。”

“呜呜,这个讨厌的主人,讨厌的主人,我要回繁空里去,我再也不要你们的灵力了。”

清歌虽身心俱疲,听到这小东西的抱怨,内心确实也充满了愧疚之意,她用尽力气安抚着它,“小宝宝,你离开吧,万劫万难我自己扛,我也不想你这小可爱因此赔上小精灵命。”

这时小海星不作声了,她这样一副大义凛然反让海星不乐意了,它闪到她眼前来宣道,“你以为我们海星一族是这么贪生怕死吗,我们海星精灵向来都是说到即便是用命也要去执行的,我说了要认你这个主人,我就要一直履行我的诺言,放心吧,小主人你若要死,宝宝陪着。”

清歌闭上了疲倦的眼睛,能在这短短魔神界一途里,遇到这一两个温暖的人,死也安之了。

过了一会,清歌又睁开眼问,“小宝宝,你可知天上这遍地开的白色花是什么花?”

小海星一听激动地又闪到她跟前,“当然知道呀,这是神界圣洁美丽的昙花,昙花一现,转瞬即逝,把美丽的瞬间盛放,又留下无尽的遗憾。但是神君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消耗万年灵力将这天界所有昙花盛放一夜不败,又幻其花瓣在神殿内化雨飘落。”

“神君为何如此,只为一夜昙花,便舍去万年修为,不可惜吗?”清歌听闻神君此举感到无比惊讶。

小海星又说,“这九天之上,曾有过一个极美丽的神女,皆因她生前极喜昙花,昙花便被神君赐为花神之首。神君千万年来,千年之期不变用灵力盛放昙花,传说都是为了祭奠神女。”

生前?祭奠?看来这个倾倒天下之主的神女已身陨仙逝已久,留下来的人依旧如此挂念她,清歌不由的心生羡慕之意。

这时候,她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大群人,其中还有杀冽予和苏樱皆向她扑来,关切的问她还好不好?

她的眼神越这些人,看见了在不远处神情依旧清冷的墨亦城,看这一个模糊的身影,清歌像是看见了一束明光。

“你们怎么都来这里了,我将要被诛死也无遗憾了,说不定死连着生,生也连着死,我在此处死了,反而能回到我原来的世界中去。”

“你不会死的,只要等下神君和众人亲眼见证你自己人类本身之时,便可化去这场劫。”杀冽予安慰她。

清歌本不畏惧生死,因为她连自己现在究竟是生是死都无法确认。但是回想她近来经历的一遭遭又不甘这样消失,在这个神秘未知的世界里,有越来越多的东西吸引着她,她想继续探索在埋藏在千万年光阴里的秘密。

但是她的一线生机很快又破灭了,在神君和众神的盯梢下,这一夜即将过去,她仍然没有从夜姬儿的身体里分离出来。

那应该是她看见墨亦城愤怒的眼神,甚至比在神殿里知晓她是万恶妖女那一刻还要动怒,他的眼神里甚至掠过一丝失望。

他手一挥,她身上便开始受天雷闪电的鞭打,疼得她死去活来。苏樱因此也受牵连被关入极地冰牢里里,受三日冰寒蚀骨,魔界中的生灵生性皆属高温生物,这寒冰蚀骨之刑足以让她三日不得好受了。

这一刻,清歌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渺小,她不知道为何之前在万恶的魔域里能毫发无伤的蹦蹦跳跳,却在这人人敬仰的神界里,遭遇恶劫,还眼睁睁的看着她人被自己连累,而无能为力。

她的手颤抖着把海星摘下来,小心的护在胸前,拼尽全力,用身体的其他部位挡住从天而锤击来的雷火闪电。

在这伴着磅礴大雨,闪电交加的诛妖台上,所有人都被神兵天将驱赶而去了,黑漆漆的一片,清歌眼里只剩下等死的漫长绝望。

这时,她耳边却响起了熟悉的转动声,她撑开沉重的眼角,看见了被圣火护体的杀冽影。

双月轮依旧在他身旁犀利的转动着,他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

随后清歌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