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武战神 第1801章、喜成良缘

2019-12-05 07:06:54 来源: 宁波信息港

炎武战神 第1801章、喜成良缘

入虚后期!

让凌天羽迈入了更加强大的境界!

但这道关卡,突破不易。

龙神丹的强大药效起到了强力的效果,更魔龙圣湖存在无数年月的灵气,更是为凌天羽造化了强大的灵力,这才能突破修为。

“真爽!”

凌天羽浑身畅快,重生般的感觉,令他狂喜万分。以这等层次的修为,不敢説可以战胜古玄老祖,但起码对抗修罗大帝增添了大的胜算。

不由!

凌天羽朝下眺望,这才愕然想起。

乍见!

魔龙圣湖虽然依旧存在着,但湖水中的精气灵力早已荡然无存,意味着魔龙圣湖已经变成了寻常的湖水。

“糟了!”

凌天羽面色一囧,方才冲关之时,一时兴奋,没想到竟然把魔龙圣湖的灵力都给榨干了。这魔龙圣湖对兽魔族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生命古树。

就在凌天羽忐忑之中,几道显得几分狼狈的身影,闪身而至。

“恭喜xiǎo兄弟,破茧出关!”魔都满脸笑意的説道,昊龙与冥城他们也是纷纷祝贺。

“介个···”凌天羽面色尴尬,歉意道:“真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竟将贵族圣地给糟蹋了。”

“呵呵,xiǎo兄弟不必放在心上,若非你大义出手,也不会毒受诅咒,缠遭厄运,我等还何敢责怨于你。”魔都笑了笑,説是这么説,但魔龙圣湖就这么毁了,他们心里也是怪心疼的。

“那就抱歉了。”凌天羽讪讪一笑。

“话説回来,你这xiǎo下手也当真狠了,如此庞大的圣湖灵源,竟然都被给你抽得一干二净。”笑天满是无奈。

“一时冲动,真是一时冲动。”凌天羽憨笑道。

“那你可知,你方才的一时冲动,可险些毁了我族整个域地!”笑天翻了个白眼。

“这···晚辈这是情不自禁,可让诸位元老烦恼了。”凌天羽满是歉意的説道。

“罢了,凡事不可两全,虽然圣湖毁了有番可惜,但我等皆是由心祝贺xiǎo兄弟能够破除诅咒,修为大增!”魔都説道。

“多老!”凌天羽松了口气,其实刚意识到自己毁掉魔龙圣湖的时候,心底还忐忑着魔都他们会对自己大发雷霆,没想竟如此开明。

“诸位元老。”昊龙不禁道:“本王与xiǎo兄弟有些要事相谈,不知···”

“我等暂行告退!”魔都四老躬身行礼,但魔都想到以往凌天羽与昊龙之间的关系,心有芥蒂,刻意提醒道:“xiǎo兄弟,昊龙大帝乃是我族新帝,肩负着复族大业,还望xiǎo兄弟明白!”

“恩,晚辈知晓。”凌天羽微微diǎn头,自然知道魔都他们是在顾忌着什么。昊龙乃是兽魔族帝王,身份尊高,怎可屈人为仆?

闻言,魔都四老这才放心离去。

待离去之时,昊龙面色一正,两眼凝视着凌天羽,双目有几分泛红,喃喃吟道:“主人···”

“恩···”

凌天羽面色微怔,倒不是特别的意外,打趣一笑:“还以为你当真忘记了我呢。”

“主人待我的恩情,昊龙永世不忘。”昊龙满脸认真。

凌天羽甚是欣慰,问道:“想必当年,我涉难于妖域,可是你暗中出手相助?”

“恩,请主人原谅我,碍于我族与妖族的渊源,不得正面干预,才令主人涉身险地,还望主人谅解。”昊龙满怀歉意的説道。

“我没有责怪你,你现在能与我相认我已经很开心了。”凌天羽笑了笑,又一脸正色的説道:“不过,你现在已经是堂堂一族大帝,身份尊高,以后不必再称我为主,如果可以的话,叫我声大哥吧。”

“恩,大哥···”昊龙沉沉diǎn头念道,如此更加亲切。

“对了,xiǎo蝶呢?”凌天羽不由问。

“她···”昊龙面色通红。

“怎么?”凌天羽眉头一皱。

正説着!

一道娇甜诱人的笑声,猛不禁传来:“奴家一直候着主人呢。”

“呃!”

凌天羽本能的打了个寒蝉,循声望去,便见一道蛊惑人心的婀娜身姿,迎风款款而来。

垂柳般的玫瑰色秀发,柔顺披肩散落,白皙如雪的皮肤,动人的眼捷,水晶般的眸,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简直就是一张完美无暇的精致五官,巧夺天工,是眼见到就能被深深迷住的绝世美女。

更让人喷血的是,这女身姿其诱人,那妩媚的风情,妖媚的诱惑,倾城般的笑容,真是迷死人不偿命。

这不正是那只诱人的xiǎo蜘蛛精xiǎo蝶!

“xiǎo蝶···”凌天羽汗然道,这xiǎo蝶乃是七彩蜘蛛王所化,乃是雌雄共体。所以xiǎo蝶长得是诱人,但在凌天羽心底就是个可怕的阴影。

“主人,多年未见,可否想念奴家。”xiǎo蝶妩媚一笑,话语之间,已经不禁挽上了凌天羽的手臂,可以挑逗性的蹭着凌天羽的胸口。

“擦!”

凌天羽吓得不堪,忙抽身而退。

“哎呀,主人为何这般躲着我,奴家真的好桑心,难道主人就真的一diǎn都不喜欢奴家吗?”xiǎo蝶满是委屈的説道,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

“你我主仆有别,何况也有违常伦,俺不搞人兽恋。”凌天羽浑身冷汗。

“哼,气死奴家了。”xiǎo蝶娇哼一声,然后转身挽上昊龙,满是责怨的説道:“竟然主人不喜欢奴家,那奴家也不给您机会了。”

“呃···”

凌天羽望着xiǎo蝶与昊龙备是亲密的样,错愕不已,愣愣的问道:“难道你···你们···”

“呵呵,xiǎo蝶现在已经是我的妻,也是我族的兽母。”昊龙笑道。

“兽母!?”

凌天羽狂汗,然后暗暗的对着昊龙竖了个大拇指:牛逼!

“咯咯,主人您是妒忌了吗?不过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只要主人应允了奴家,奴家大可舍弃了兽母之位。”xiǎo蝶抿嘴轻笑,当真是蛊惑天成。

听着xiǎo蝶对凌天羽处处煽情的,惹得昊龙满是幽怨。

凌天羽则是一副毛骨悚然般的样,僵硬着脸笑道:“这我可羡慕不来,不过你们当真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啊!”

“主人不必再如此取笑奴家,奴家还不知您心思吗?”xiǎo蝶娇美一笑,机灵的説道:“不过主人想要成全我们,未是不可。”

“我当然成全你们啊!”凌天羽忙道。

“竟然是要成全我们,那主人是不是得有礼物送给奴家呢?”xiǎo蝶笑了笑,满是忧愁的説道:“主人您瞧我,虽为兽母,但一身修为可与阿龙的身份大不相符。奴家心知主人一身宝物诸多,更能炼制些奇丹妙药,不知可有适合奴家之物?”

“正巧!”

凌天羽双眼一亮,手中现出一个药瓶,递过给xiǎo蝶,笑道:“呵呵,刚好我炼制多了一枚神丹,姑且就送你吧!”

“神丹!?”

xiǎo蝶惊愕不已,激动的接过药瓶,微微揭开,轻轻嗅之。明显感觉到一股浓烈而精纯的奇异药香味,即便是在神丹层次中,这颗神丹也是上上佳。

“谢谢主人!”xiǎo蝶满是激动的笑道。

“不客气!”凌天羽语重心长的説道:“只要能够成全你们,促进如此良缘,我心便宽慰了。昊龙啊,以后可切莫辜负了xiǎo蝶了!”

“大哥放心,我待xiǎo蝶是真心真意。”昊龙信誓旦旦的説道,那甜蜜的样,还当真让凌天羽有几分羡慕。

突然,一道久违而熟悉的声音响起:“呜呜,老老大您竟然藏私。”

“xiǎo金?”凌天羽一愣。

“呜呜,老老大您也偏心了,现在老大都快进阶出关了,而我还是一个xiǎo虫呢,您竟然还藏着一颗神丹,为何不给我,怎么也有个先来后到吧。”xiǎo金哭诉道,满满的委屈。

“你急个球,又不是我以后炼制不出神丹了,会少得了你的吗?”凌天羽翻个白眼,説道:“你没听到吗?xiǎo蝶可是一族的兽母,这要是修为差劲了,那怎么行呢?我这做主人的,怎么也得为她好好分忧吧。”

“好吧,不过老老大下次一定要给我留颗神丹!”xiǎo金道。

“一定一定,不会亏待你。”凌天羽又问:“对了,xiǎo王八那家伙了

“差不多了。”xiǎo金弱弱的説道:“不过我可又要被老大抛下好远了。”

“得了,等下次我给你颗神丹,我保证你比他更快成长!”凌天羽説道。

“谢谢老老大!”xiǎo金欣喜不已。

“大哥!”昊龙面色严正,説道:“关于你的计划,我与诸位元老都已无异议了,我族现在随时由你调遣!”

“恩!”

凌天羽微微diǎn头,满脸笑意,兽魔族的势力也总算归到自己麾下了,不由问:“对了,此番我深受诅咒,沉睡了多时?”

“大概有十余天。”昊龙回道。

“什么!?”凌天羽脸色惊变,怎么就这么睡了十几天,而帝血渡劫的时间也就估测在这半月之间。如果渡劫已经结束了的话,那所有的计划就得泡汤了。

“大哥怎么了?”昊龙不禁问。

“昊龙!事出紧急,我先行回外界一探,我担心已经赶不及了!”凌天羽説完,没个解释,马不停蹄的便匆匆离去。

只留下二人,面面相觑,困惑不解。

!!

十个月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支架后又有血栓可以吃通心络吗
防治小儿便秘
止咳的儿童安全用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