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瘦马见鬼了人鬼情未了同题活动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0:58:58 来源: 宁波信息港

鲁迅说,世上本无路,只是走的人多了,便有了路。可我偏执地认为,世上本无鬼,只是有些人,做亏心事多了,便有了鬼。鬼,从暗黑的光影里,缓缓地走进人类的生活……  ——楔子    ◎便利店    这是一家便利店,座落在城郊结合部的马路边上。谁都知道城郊结合部这一带因为常住户口不多,人口密度不大,所以生意也不怎么好。特别到了深夜,更是顾客稀少,除了店里那几盏节能灯透过玻璃店门向外发出昏暗的清光外,只有离店不远的路灯那幽幽的灯光呼应,给人一种寒颤的感觉。  前两天中午,便利店里曾经发生过一件不愉快的事情。一位七、八十岁的老爷子从店里买了一箱打折的"特伦苏"牛奶,过了没多久,老爷子拎了牛奶来退。  "这牛奶过了保质期了。退掉,你们店里出售过期食品,还要退一赔一。"  店里的售货员是个四十多岁的胖女人,说话十分冲,也尖刻。看到老人要退牛奶,还要什么退一赔一,便立马回绝:"你买的是打折牛奶,而且已经离开过本店,不能退。"  "打折牛奶也不能过保质期。这牛奶就是你们店买的,你们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  "售出商品,出门一概不退,你知道过期牛奶为什么还要买?你这不是想占小便宜吗?退一赔一,你这是敲诈!"  "这……"  "这什么?年纪都一大把了,还要做这么缺德的事啊?看看你还能有几年可活?老不死的,你还是太太平平的在家呆着去吧,好好积点阴德……"  没想到老人张了张嘴,再也没有发出声音来,只见他摇晃着慢慢蹲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快来人啊,老人跌倒啦!"胖女人这时急了,如果有人知道老人是和她争吵才发病的话,她脱不了干系。好在当时店里没人,老头也已经不能讲话,这就和自己无关了。  很快,有人打了"120"电话,有人叫来了老人的子女,把老人送去了医院。  这天夜深了,胖售货员正在回想着这件事,正在暗暗庆幸此事没有缠上自己,突然门外传来了汽车声,向外望去,一辆说不品牌的豪华车停在店门口,车门开了,下来一男一女,二个人推门而入。  这不是前天跌倒的那老头吗?只见一身长衫马褂,头上戴着个西瓜帽。边上搀着老头的女人和老头年纪相当,只是那身打扮,大红大绿的,这两人的打扮有点奇怪,这服装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又想不起来。他俩的脸色显得十分的苍白,在节能灯光下仿佛还有点泛着微微的绿光。  这两人谁也不说话,在门口一人拿了个货篮,在货架上挑了些货物来到胖售货员的收银台,老头把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售货员,便提了货物出门上车而去。  "你们的卡!"胖售货员拿着卡追出门去,四周空无一物,哪里还有轿车的影子,只有那夜风发出的吁吁的声音。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低头一看,是刚才那二人递出来的二篮货物。货物边上,是纸糊的一辆小轿车。胖售货员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吓得浑身哆嗦,连忙逃进店里,看看手中的银行卡,只见上面印着:"冥府统一银行",边上印着"冥联卡"标识,与银联卡十分相似。  打这以后,这便利店中再也没有见过这胖售货员,听说她疯了。    ◎金陵王出巡    清溪镇,是一千年古镇,座落于浦东高桥镇北约二公里左右,当年隶属于江苏道台松江府宝山县,宝山县城原在镇东北三公里处,后因大汛倒灌被淹入海中。明朝万历年间,经皇上御批,于镇东北一公里处重建宝山县城。清溪镇为宝山县重镇。在清溪镇中,有一数百年古刹——金陵王庙,庙东,紧靠土地庙和清溪港,港上架设三跨并列三条巨石板的石桥一座,把清溪镇西街东西连在了一起。此桥起名"金陵王桥"。  话说清溪镇上有个泼皮黄三,此人二十有五,年纪轻轻,不思劳作,专营偷鸡摸狗、敲诈勒索之事,见到美貌女子,一双色眼更是贼溜溜地盯着,那目光仿佛恨不得要把美人生吞活咽似的。真可谓是人见人烦,人见人怕,见则纷纷远避,谁也不想沾惹,镇上男女老幼背后都称之为黄泼皮。  黄泼皮有个生财之道,就是每到晚上,他便横躺在金陵王桥上,不论谁过此桥,都必须留下三钱银子的买桥钱,不付买桥钱,谁也别想过这窄长的金陵王桥,因为镇上人谁都怕惹事上身,都忍气吞声,这就使得黄泼皮越发无赖,越发无恐。一日深夜,镇上一外出教书的李阳欲过桥回家,因不愿付这买桥钱,两人发生争吵,撕打起来,黄泼皮身强力壮,瘦小的书生李阳哪是他的对手,被黄泼皮推下桥去,掉入又宽又深的清溪港中活活淹死。人命关天,却被黄泼皮一句"李阳酒后失足"搪塞过去,宝山县衙欲予以追究,苦无谋财害命证据,只好作罢。黄泼皮因此依旧我行我素,日行泼皮无赖,夜宿金陵王桥。  李阳坠河死后,被黑白两无常用铁链拴着灵魂下到地狱,一路上李阳大呼冤枉。阎王爷得知,审案。翻阅阎罗生死薄,知李阳之阳寿已尽,不能还阳。但念其无辜,善念微生,便网开一面,让李阳去清溪镇金陵王帐下当个听差,让其仍然不离开生他养他的清溪古镇。  金陵王每月十五、三十出巡,主要巡视阴间边界的秩序,有无偷渡边境的小鬼,防止小鬼们到阳间作恶害人。但对于阳间的善恶好坏,王爷则无权过问,无能为力。这天正是月半金陵王出巡之日,王爷穿好官服,乘上六鬼抬的官轿,前头两鬼举着"出巡""回避"的牌子,后两鬼敲着警锣,一大队小鬼举棍扛枪,呼喊着"威武——"簇拥着王爷的大轿出得金陵王庙的山门,威风凛凛直奔金陵王桥而来。突然间,出巡队伍在桥头嘎然停下。  王爷撩开窗帘,问扶轿侍从李阳:"何故停轿?"  一探路小鬼来报:"禀王爷,桥上有人挡道。"  "毫光几何?"  "三丈三尺。"  王爷沉思片刻,手一挥,说:"涉水过河,绕桥而行。"  于是,一大队小鬼们簇拥着王爷,绕过金陵王桥,涉水过清溪港,向东一路巡视而去。  李阳知道桥上躺着挡道的就是那无赖泼皮黄三。可这权威一方的金陵王却对黄三如此敬畏,还令一大队人马涉水过河绕道而行。看来这阴间也和阳间一样,欺软怕硬惧无赖呀。  这涉水过河绕桥而行一幕让土地庙中供奉的土地公公看了个一清二楚。土地公公常食人间供奉,体衅人间民情,对黄三泼皮的胡作非为亦恨之入骨,苦于这类差事不属土地公公的职责范围。不过刚才听得王爷说起毫光之事,土地公公似乎明白了,是啊,阴间鬼魂怕的是阳间人的毫光。何不把黄三的毫光压敛些,让王爷来收拾这该死的黄三。于是,土地公公从供桌的供品上撕下一块红纸,趁着黄三熟睡之时,轻轻地把红纸盖在黄三的脸上。  凌晨,金陵王出巡回府,一队人马在金陵王桥东头停下。  "何故停轿?"  "禀王爷,桥上有人。"  "毫光多少?"  "三尺三寸。"  "桥上而过。"  王爷一声令下,小鬼们吆喝着"威武——"敲响了警锣,簇拥着王爷的大轿,过桥回府而去。  天亮了,清溪镇的百姓发现黄三还躺在金陵王桥上,已经没有任何气息。近看,黄三身上布满了猫狗一样的爪印……    ◎鬼抽水    这是在人民公社时期听到水牛饲养员讲的一个鬼故事。  那年头上,成立人民公社没几年,农业生产还十分落后。上海郊区水牛很稀罕,一个生产队就二、三头水牛,是生产队冬春季耕地和夏季水田浇灌的指望。饲养员的任务是平时喂牛养牛,每逢水稻栽秧前后及水稻生长期,在田头河边架上木龙水车,把牛架在牛车盘前驱牛给稻田抽水,有时候碰到天旱,晚上还得加班抽水。如果,牛太累了,就会让牛休息休息,饲养员自己蹬上人工水车的踏脚,一脚一脚地使劲踩着,水就被木龙片带上水槽,哗哗流入水沟,灌入大田。人工水车水槽的两边各有一组踏脚,可以二人同时操作。因为这木龙水车是实木做的,在抽水时,木转轴会发出吱呀的声音,十分悦耳,特别是晚上夜深人静时,这声音会传得很远很远。这水牛饲养员挣的是固定工分,再加上农闲时作息自由,在当时的农村生产队里,也算是个肥差。  不过,这水牛饲养员需要一定的胆量,因为车水的水车必须安放在河边。你说农村中的哪一条野河浜里没淹死过人?投河的冤妇、失足的酒鬼、不会游水的小孩……听说这些落水鬼经常出没在河边,寻找好替身,把人拉下水去,以便自己重新投胎。太平大队生产队的李水林就是水牛饲养员。不仅牛喂养的健壮,自己也十分壮实,面红堂彩,毫光十足,据说一般的小鬼根本不敢近身伤害他。  这天傍晚,李水林在水牛背上架上水车的肩靠,准备让水牛拉动牛车盘抽水,可是这水牛任凭李水林如何吆喝,就是不肯迈步。看看水牛,只见它两眼通红,望着河边,嘴冒白沫,直喘大气。李水林连忙拿出一个用大河蚌壳做的眼罩给牛戴上,可是这牛还是不肯迈出半步。李水林知道,自己喂养的这水牛十分灵性,两眼看得见落水鬼,平时见了小鬼不肯车水,但只要一戴上牛眼罩,这水牛就马上跑得欢快。今天怎么啦?难道水牛看到了大鬼?恶鬼?  水牛不肯抽水,可队里的水田不能没水。如果水田里断水,旱死了稻秧这个责任可担当不起。说碰到鬼了,又谁会相信?说不定还会戴上顶破坏生产的帽子,这就永远洗不清了,还会连累一家老小,他们也要成为坏分子家属……  想到这儿,李水林硬着头皮爬上了牛水车边上的人力水车,双手把位扶手,两脚使劲踩着踏脚,抽起水来。那缓慢转动的木轴,在静静的河畔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显得十分刺耳,也十分凄厉。  刚开始,李水林两脚蹬着转轴上的踏脚,十分的吃力。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起苦来。来哪,今天要把这几十亩田浇灌上水,要抽到什么时候啊?突然间,他觉得脚下轻快起来,仿佛边上那个踏位上有人在帮忙。李水林向边上望望,这空位上哪有什么人影?可是脚下怎么如此轻松,星光下那水槽中的河水哗哗流向大田,怎么水流比牛抽水时还大?难道……想到这儿,李水林手上悄悄的一使劲,把双脚收了上来。低头一看,那木轴照样在飞快的旋转,水流照样哗哗流向大田。他终于明白了,这是鬼抽水。  李水林他以前听老一辈的饲养员说起过,晚上经常会碰到鬼抽水的事,老一辈人还说,对这种鬼千万不能待慢,如果待慢了,这鬼轻则让会你倾家荡产,重则会让你家破人亡。又说,当年曾经有一个养牛的,因为鬼帮抽水后没有表示感谢,结果这鬼有时候会把水车的进水口用水草堵得死死的,有时候会把水车的进水口高高地抬出水面,就是不让灌溉。后来,因为没及时得到灌溉,水田里的稻秧枯死了近一半,这养牛的被生产队当作坏分子进行了批斗,终,这人神情晃忽地来到当初抽水的河边投河自尽了。真没想到这鬼抽水今夜让自己碰到了,咋办?李水林不由得从心底冒出一阵寒气直冲头顶,汗毛凛立,冷汗也吱吱地从额上、背上冒了出来……  半夜时分,在鬼的帮忙下,大田里的水已经灌满,李水林下了水车。水车的木轴也慢慢停了下来。李水林隐隐约约感觉到那鬼儿也下了水车,来到了他的身边,因为他感觉到身边又增添了一份寒气。看来是到应该向鬼表示感谢的时候了。况且这鬼帮忙踩了半个晚上的水车,于情于理都得谢谢人家呀。可是怎样谢?拿什么谢?谁知道这鬼喜欢什么,爱好什么呢?  正在为如何向鬼表示感谢大伤脑筋时,一阵东南风吹来,李水林的肚子里叽咕了二下,顿时觉得饥饿起来。他想到了搁在牛车盘边上的挎包,里头是老婆给他准备的半夜饭和自己准备咪上两口的、55度的一瓶熊猫白酒。管他拿什么谢这鬼,吃了再说,要是真被这鬼害了,也不做饿死鬼。  于是,李水林打开挎包,拿出饭盆,又开启了酒瓶盖。没想到刚开启了瓶盖的"熊猫"突然像被人从手中夺去似的,离开了李水林的手,又瓶口朝下地好像被人喝了两口后,又回到了李水林的手中。李水林望着手中的酒瓶,往鬼的方向举了举(其实天知道鬼在什么地方),也昂头喝了两口,把酒瓶递给鬼,接着他打开了铝饭盒,指着里面的菜请鬼吃……  听者无一不说,这可谓是“有钱能让鬼推磨,有酒能唤鬼抽水呀”。可我觉得,这鬼呐跟人一样,也是有情有义,赛过当下很多人类的自私、贪婪等等。在这个多维的空间,和谐共处,也是极好的。     共 488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好的医院
云南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癫痫发作的诱因是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