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访旧谨以此文纪念文革中逝去的先烈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06:17 来源: 宁波信息港

以前,你是我的恋人,以后,你是别人的妻了。不管你的身份怎么变化,你永远是我今生深爱的好女孩。不论岁月怎样流逝,都不会改变一点一滴,生生世世都是。  --题记  十年终于过去了。春回大地,人间的一切又要恢复了原来的秩序了。我终于可以结束我十年的颠沛流离、忍辱偷生、屈辱的生活了。我之所以能够忍受十年非人的生活磨难,坚强的活下来,就是因为心中一直有个你,作为人生的信念支撑着我的意志:只有活着,才可以再见到你,为的不是与你再“相会”,而是,不声不响的、远远的看你一眼。只要你幸福,我就无比的快乐、开心,也就心满意足、不再担心你了,就可以继续过我的穷日子了。  当我风尘仆仆、心急火燎的踏上那条熟悉、通向你居住的小红楼时,我有些茫然、有些失落、有些彷徨了。这里的一切都变了,就连这条小径也不再是昔日的风貌了。岁月无情的大手一挥,世间的一切已经旧貌换新颜了。小径两侧杂生的树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低矮、修整成型的花木,以及凄凄芳草了。小径,也不再是那条简陋的小径了,被园林化了,成为弯弯曲曲的幽径了。曲径通幽处,就是你居住的小红楼,妙啊!我想,你和他,一定琴瑟和鸣,彼此万分恩爱、幸福。我很欣慰,你有个幸福的家庭和生活。  我站在小径中间的遗留有,往昔痕迹的一块光滑无比、青青的大石板上,想再多看这里两眼,把这里的一点一滴全都刻入骨肉里永恒,以后就不再到此拜访故人了,以免打扰人家平静温馨的幸福生活。看着、看着,突然,就有了想哭的欲望,心中涌起的几丝酸楚和凄凉的感觉,以及喉咙中一团热辣辣的东西不停的滑动,使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和夺眶而出的热泪……泪眼迷离中,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凄风苦雨之夜。  那是一次见到你了。打从你被那披着大红喜字的轿车接走后,我就不再奢想今生一世再见到你了,更不敢奢想与你再次亲密接触,说几句心里的话。那些日子,真的过得是不堪回首的,也都早已被我强制性的忘记了,忘记在异乡的切切思念中了。你出嫁后,我总在不知不觉中想你、念你,想得痛彻心扉。于是,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晚,我偷偷地、悄悄地一个人踏上了通向你家的小径,为的是再看你一眼。当时,我就是站在那块大青石板上,远远地看着你家的方向和灯光。虽然看不到你,但我却能看到你居住的那栋小红楼。从那枝繁叶茂的杂树丛中、隐隐约约露出的小红楼一角,依稀传出了你唱的我所熟悉的歌声:  ……  痴情狂,叫我寻不到以往,  泪眼汪汪,哭得我寸断柔肠,  早知锦书,这般难托,  倒不如与你,天涯同航。  飘泊啊飘泊,你会停留在何方?  这歌声,倘若在以前,定会叫我们俩都大笑几声的。笑那写歌词的人,笑那歌中的痴情少女一往情深。而今天,却只能叫我一人加倍的流泪、独自心伤。甚至使我产生了人生毫无意义的念想。伊人不在,未来在哪里?快乐又在何方?  不知何时,你悄然来到了我的身旁。那不一样的芳香,不一样的气息,不一样的脚步声,使我激动不已、心花怒放,那只属于你才有的少女气息,依旧撩拨着我的春心,逗得我心澎湃激荡。不用回头,就知是你来了。  我问:“好吗?”  你斜倚在一棵柳树上,清秀明丽的脸颊上泪水飞扬。那美丽动人心魄的大眼睛似含有万语千言呢!又似含有说不出的凄苦、落寞和无奈。我心中一动,知道你一定有话要对我说。旋地上前一把抓住你的双手,话没出口,眼泪倒大把大把的往下掉了。你急切的用眼神拼命地暗示我:不可!艰难地、哽咽地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很好!”然后,掉过脸庞,疾速地没入了小径深处。  此时,或许,苍天也不忍目睹你我相见诀别的悲惨一幕。天,出奇的黑,异常的闷热。偶尔,有一两声沉闷的雷声从遥远的天际滚来,打破沉寂的世界和尴尬。接着,又安排了闪电的登场“助兴”,明亮耀眼的闪电尤如金蛇狂舞般从天际闪现,只一瞬间,一切又都恢复如初、平静了,黑暗与闷热继续滋生猛涨。  起风了,渐渐地越刮越大。一声惊雷炸响,惊天动地。雨就借势而来,如银河倒挂,哗哗的倾天而下起来。顷刻,天地间,就只有哗哗的雨声和断断续续的霹雳之声了。  我一直站在那块青青的大石板上,任凭风吹雨打,等待着你的再度惊现。浑不觉天气的剧烈变化,也不觉黑夜的阴森可怖。就在我等得心灰意冷、要彻底失望的时候,就在又一道闪电照亮天地间的那一瞬,我看到了你。你没有打伞,也没有遮挡物,坚定地、一直向我走来。狂风暴雨使你脚步吃力、趔趄,摇摇欲倒。我知道,泥泞的小径、狂暴的风雨,使你每向前走一步,都很吃力、艰辛无比。于是,我不再固守三八线,急忙飞奔上前去扶着你,想找一个地方避避风雨。我担忧,风雨的侵袭,会伤害你并不健康的身体。更担忧,我的无端造访,会破坏你的幸福生活。  走到那块青青的大石板上,你站住了,我也只好停止了前进的脚步。我扶着你的胳膊,感觉到你整个人都在猛烈的颤栗,说话也结结巴巴、断断续续。于是,我预感到今天夜晚,无论是谁先开口,你我之间必须是要有个了断了。所以,我不敢正视你的眸光,我怕被你那凄惶绝望的眼神灼伤,动摇了我的决定;我怕我把握不住自己的情感,而连带了你已经拥有了的幸福,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和悲剧。所以,我尽量避开你那使我心如刀绞的眸光。尽管是黑夜沉沉、雷电、风雨交加;尽管只有你和我,我仍不敢去正视你。我知道,只有这里才会给你幸福和安康,只有他,才可以确保你一家平安无事。只要你幸福、安康,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所以,我只有背对着你、不去看你憔悴的容颜,强制着自己一触即发、滚烫的感情,任凭泪水和着雨水淋落,耳内只有那凄厉的风吼叫着,以及满天地哗哗的雨声。  终于,你止住了哭泣。冲动地抓住我的手,闪电般的拥抱住了我,声音极其悲苦、无助的说:“你,你怎么哑口无言?怎能如此待我?人家的心碎成了千万块,还不全是为了你个冤家吗?我知道你恨我,恨得要命。可你怎么知道我内心的苦处呢……”说着,说着,又哭哭啼啼起来。我仍假装无动于衷,说:“我恨你!确实很恨你!我恨你欺骗了我、玷污了我神圣的爱情,又不声不响、极其无情的抛弃了我。我也顺便告诉你,明天我将永远的离开这里,这将是我一次来看望你。”  你痛哭了很久,仍在啜泣。你说:“我并没有欺骗你,也没有抛弃你,是残酷的斗争和现实逼迫我做出的无奈选择。只有嫁给他,才能救我父母于水深火热之中;也只有他,才可以为我父母在这荒唐的乱世,觅得一角清静之地,使他们的晚年得以安宁。要知,不论天地怎样变换,我的心,只有你可以拥有。你可以恨我一辈子,但已经无法改变了。恳请你,放了我吧!来生再还你的爱,可以吗?”我说:“可以,只要你快乐,下地狱,我也是无比高兴的。你说的话,我信,我全信。他是好人,出身、人缘也好,又在革委会挂帅,也是老师的得意门生。相信他会给你幸福,也会孝敬两位师尊的,有他照顾你们,我可以放心的走了,去寻找属于我的幸福去。那么,就此别过,十年后,再来拜访故人吧!”  我不再回头看你,任凭我的眼泪肆虐、汹涌……也不再管你凄厉的哭叫了,迈着大步走在泥泞的小径上,义无反顾地走了。  “请问:您找谁?”一个女人的声音问我。  “我只是想看看这里,因为这里曾经有过我太多的牵挂和思念。”我说。  “那么,您也知道小红楼的故事吗?”女人又问我。  “哦!这里还有故事吗?可否让我分享呢?”我正想了解故人的信息呢!就顺水推舟的说。  “听说,这里以前住着两个北大的教授,和他们的得意弟子女婿、女儿。那时,女婿是革委会主任,一切都安好。后来,被另一派打倒了,一家人就都遭殃了。先是,两个教授被折磨致死,后来,女婿也在斗争中被人活活打死了。革委会的新主任想霸占人家的女儿,那女子死活不愿意,被逼无奈,,撞墙而亡。当时,这可是大新闻呢!”或许是,女人见我不停地流泪吧!猜测到我和这里肯定有过渊源。她问:“你可以告诉我你的身份吗?或许,我可以为你做些事情呢!”  我想也是,有很多事情需要了解和善后。于是,我就说了以上的经历。女人感慨万千地说:“神啊!你真幸运,今天遇上了我,错过了今天,我就调离了这里,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其中有着怎样感人肺腑的凄婉情节了。我也就不和你卖关子了,都告诉你。那女儿死之前找过我、央求我为她保存一本笔记本。如若,她出事了,今后会有一个叫金戈的男子来看她的,嘱咐我把日记本交给你。我怕惹祸,就粗略的看了一遍。然后,把日记本埋在了很深的地下,我以后再找给你吧!日记,只是记录了她的情感和人生的波折。主要一点是,她和他是真结婚、假夫妻,到死两个人也未同过房。她依旧是女儿身,为的就是等你平安归来,再结良缘。您幸运啊!遇到这样好的女子和高洁的同学,您应高高兴兴来看望他们……”  我的天空,霎时黑成了一片,泪水又奔腾狂泻了……这次第,怎一个情字了得?  我在心里说:“亲爱,以前,你是我的恋人,以后,你是别人的妻了。不管你的身份怎么变化,你永远是我今生深爱的好女孩。不论岁月怎样流逝,都不会改变一点一滴,生生世世都是。不管你在与不在,我的爱都在,不增不减……” 共 365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冷淡为对性生活无兴趣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本文标签: